盐田:运输公司名下挂靠的货柜车不能年检

    深圳新闻网讯 运输公司名下挂靠的货柜车不能年检,车主无法开车上路运营,公司因收不到管理费也根本运作不了,运输公司不得不自动到法院履行债务。这是盐田法院针对辖区内货柜车运输业务量大,债务纠纷较多而实行的一项新执行措施。不久前,左老汉为其女儿追讨到交通肇事赔偿款,用的就是这个办法。

    交通肇事

    好好的一个健康女儿,刚刚18岁的年龄,就在车祸中落下了脑损伤所导致的左下肢偏瘫、左眼视力下降、骨盆内固定存留物等后遗症。左老汉提起两年前的那场车祸一直心有余悸。

    2005年9月6日,左老汉的女儿左霞与朋友聚会后,搭坐由同事张小岭驾驶的粤X/4Z××3号二轮摩托车,沿顺德区龙江镇丰华南路在快速车道由里海行驶至劳动市场对开路段时,没想到,一辆出了事故的粤B/47××4号大型半挂牵引车,带拖挂粤B/6××1号挂车停在快速车道内,疾驶的摩托车来不及刹车,只听得“嘣”的一声,载着二人的摩托车撞到了拖挂车的尾部。

    顿时,摩托车整体扭曲,左霞和张小岭两人全身是血,昏迷过去。送到医院后,张小岭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当日死亡,左霞在医生的全力抢救下保住了性命,却留下了多处后遗症,被鉴定为四级伤残。

    对这起交通肇事,交警认定,二轮摩托车驾驶员张小岭负有主要责任,牵引车驾驶员刘伟光负次要责任,双方担责比例7∶3。左霞无过错。

    无人买单

    女儿在医院一躺就是3个月,左老汉支付了医疗费用65264元,再加上伙食费、护理费等各种其他费用,总计用去了左老汉近9万元,期间,只有牵引车所在深圳市东顺货运有限公司给出了1万元。其后,无论是肇事主要责任人张小岭家人,牵引车驾驶员刘伟光,还是货运公司,再无人过问女儿的事情。

    无奈,左老汉又找到深圳东顺货运公司,该公司答复:“牵引车不属于我们公司的,它只是挂靠在我们这里。我们公司先前给出的那一万元,是出于人道,你这事要找牵引车车主。”

    左老汉又去找肇事车驾驶员刘伟光,刘伟光说:“我受雇于车主罗某,现在我也没有钱赔你,你找我老板吧。”按着刘伟光的说法,左老汉去找牵引车车主罗某,可发现,罗某根本就没有公司,也没有办公地点,更是见不到人影儿。
 
    提起诉讼

    想到女儿终身伤残,生活不能自理,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左老汉把所有导致女儿残疾的相关人士告到了法院。第一被告:牵引车驾驶员刘伟光;第二被告:拖挂车注册公司海捷公司;第三被告:牵引车车主罗某;第四被告:牵引车挂靠公司深圳东顺货运有限公司;第五被告:梁某(张小岭的父亲);第六被告:陈某(张小岭的母亲)。

    法院调查后作出判决,摩托车驾驶员张小岭对车祸承担70%责任,应支付左霞赔偿款312017元,牵引车驾驶员刘伟光承担30%责任,应支付赔偿款133721元。拖挂车和牵引车分属两个公司,拖挂车受牵引车指引,在交通肇事中无过错,故其注册公司海捷公司不承担责任。

    张小岭的父母称,他们是张小岭第一遗产继承人,履行完继承手续后,他们将承担赔付责任。问题就出在了133721元的赔偿款上,驾驶员刘伟光无偿付能力,牵引车车主罗某和牵引车挂靠单位深圳东顺货运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此时,车主罗某躲了起来,甚至不出庭接受法院的判决,赔偿的债务责任落在了车辆挂靠的东顺货运公司的头上。

    深圳东顺货运公司喊“冤”:“我们只是车辆挂靠单位,一年收取1万多元管理费,现在倒要替人拿出13万多元的赔偿金。”东顺公司迟迟不支付赔偿款。

    查封车辆

    左老汉得不到赔偿款,又找到盐田法院。法院执行局接案后发现,深圳东顺货运公司注册地在盐田,但按其注册时写明的地址找去,在此经营业务的却是另一家公司。

    盐田区有一个特殊的现象,就是在货柜车运输行业中,运输公司的车辆不是真正属于公司的,这些车辆只是挂靠在公司名下而已,公司靠收取管理费、炒卖运输业务单盈利。而当运输公司产生了债务成为被执行人时,往往会出现无财产可执行的情况,即便是法官在车管所,对货运公司名下的车辆作出了“不得转让”的裁定,也无法根本解决问题。

    困则思变,盐田法院执行局的法官们想“用什么办法可以使债务方主动到法院履行债务”。今年初,盐田法院在办理此类案件时,推出了新办法,法官对负有债务的货运公司名下的车辆,可以作出“不得年检”的裁定。

    这下不得了,挂靠在货运公司的车辆不能年检了,车主无法开车上路运营,车主们纷纷来到货运公司找负责人闹,要其赶紧履行债务。而从公司的角度讲,车辆上不了路,公司收不到管理费,也就不能开展运输业务了。

    法官应礼奕在处理左老汉的交通肇事纠纷中,找不到货运公司,即立刻来到车管所,查封了东顺货运公司名下的14辆货柜车。

    东顺货运公司的老板总觉着挺窝火,称:“自己公司与交通肇事纠纷没关系。”但判决书上清楚地写着“负连带责任”,又让他不得不履行债务。经过协商,双方互做让步,货运公司赔付左老汉交通肇事赔偿款12.5万元,于2007年5月还清。(来源: 深圳商报)

手机访问 深圳交通首页

车主交流群:308432029,本地宝车主交流群交流用车心得、车辆违章。

如果您要投稿或合作,请联系小编QQ:2355734616
热门推荐
本地宝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地宝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